河洛历史风云网

耶稣诞辰在近代中国的节日化

河洛历史风云网 http://www.toenjoy.cn 2018-12-22 05:00 出处:网络 编辑:







一“外国冬。至”


 


    上。海及其周边地区自明末以来就是基督教传播的。一个中心,作为教中一大典。礼,“Ch。rist。mas”之庆典弥撒为教民所知是可想而知的。①上海开埠以后,尤其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传教士之外的各类西方人大量涌入,“Ch。ristmas”的庆祝便不再局限于教堂之中,以西。人家庭和西人社区为主体的世俗化过节方式在租界中渐成气候,上海人对此不可能熟视无睹。《申报》创刊之后,每届“Christmas”例有新闻报道,从中得知,华人称之为“外国冬至”。


 


    1872年12月24日,《申报》第一次报道“Christmas”时只说它是“耶稣诞日”②,在次年的报道中则称之为“西国冬至”③。此后数年的报道中多用“西国节期”,1881年又称“西人冬节”④和“西历冬至令节”⑤,从1882年开始才有“外国冬至”之说,似乎是接受了民间的俗称:


 


    本月十六日系耶稣诞期,即华人所称外国冬至节。⑥


 


    本月二十六日为西人节期,即俗传为外国冬至。⑦


 


    明日。为西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即耶稣诞辰,即华人所谓外国冬至。⑧


 


    从报道中可知,“外国冬至。”之。说一般用以解。释耶稣诞日,偶尔也直接。说“今日系外国冬至节”。⑨在《申。报》从创刊到终刊所有关于“Christmas”的新闻和文章中,出现过许多不同的称谓,如“耶稣诞日”、“西国节期”、“泰西节期”、“耶稣诞辰”、“西人佳节”、“西历节期”、“令节”等等,20世纪20年代以后,“圣诞节”才成为较为固定的中文节名,同时也常用“耶稣圣诞节”“耶稣诞辰”,有时简称“耶诞”。值得注意的是,“Christmas”⑩的中国“俗称”,自1882年以后只有“外国冬至”和“西国冬至”。(11)把耶稣诞辰叫做外国(西国)冬至,体现出来的是“中国。冬。至”的主体地位,也就是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般中国人是以本土冬至节来观察这个西国宗教节日的。


 


    中国的冬至节虽然在农历中不固定,但。是耶稣诞辰在没有置闰的年份则固定在中国冬至后三天,以中国人的历法知识,这个外国节日是跟随着中国冬。至的,在不信教的中国人眼中,很容易视之为。外国人的冬至节。(12)《申。报》曾在一篇报首论说中对此加以澄清,认为“外国冬至”之说是中国人不了解中西历法之不同所致,并特别强调这一天“乃彼国耶稣降生之辰,西人节期以是为最重”。否认外国。有冬至,并把“外国冬至辄依中国冬至日以为准,迟三日而定为节期”这种说法叱为“是真不思之甚矣。”(13)!后来,《申报》也曾数次驳斥过“外国冬至”之说,认为是“俚谚无稽,殊堪一噱”(14)。


 


    除了时间相邻,放假并群相庆贺也是。中国人把耶稣诞辰叫做外国冬至的原因。冬至在中国本是个热闹的庆贺节期,“冬至之始,人主与群。臣左右纵乐五日,天下之众,亦家家纵乐五日,为迎日至之礼”(15)。关于苏南一带的冬至习俗,《清嘉录》有这样的。描述:


 


    郡人(指苏州人。)最重冬至节。先日,亲朋各以食物相馈遗,提。筐担盒,充斥街道,俗呼“冬至盘”。节前一夕,俗称“冬至夜”,是夜,人家更速燕饮,谓之“节酒”。女嫁而归宁在室者,至是必归婿家。家无大小,必市食物以享先,间有悬。挂祖先遗容者。诸凡仪文,加于常节,故有“冬。至大如年”之谚。(16)


 


    《申报》对旅沪西人家庭庆贺“外国冬至”也有类似的记述:


 


    先期,各西人家俱用冬青、柏叶系作垂花门,室中陈设辉煌,争相炫耀。届时。邀宾燕饮,尽日言欢,?k□(17)炭以围炉,飞螺觞而醉月,暂抛俗务,藉洗旅愁。各店铺更踵事增华,铺张场面,而尤以福利为耳目一新,入其中,觉十色五光,陆离璀璨。凡用物、食物,绫罗、绢帛、锦绣、金银,以及珊瑚木难之瑰奇,锦贝文犀之美丽,如入波斯之域,令人目眩神摇。平时送货至买主家,悉用高大马。车载运,兹以五色颜料就车上写吉利语,以表祝忱,更令出店马夫穿五色衣,戴假面具,高坐车上,若演戏然。(18)


 


    从场面上看,“外国冬至”的庆贺节仪确。实与中国冬至相近。


 


    按照中国人对冬至日的理解,这一天寒气已极,是阴阳易气之时,阳气开始上升,所以应该。庆贺,故冬至这一天,商旅不行,官民一律停业庆贺,朝廷则有正规的朝贺典礼。《申报》对冬至朝贺也非常重视。1874年冬至这一天。(农历十一月十四日),《申。报》有如下报道:


 


    今日节届。冬至,凡在京文武各大官俱朝服入贺,故本埠自道宪以次亦俱赴西门内万寿宫行礼,其英法两租界之会审衙。门,所有日常案件俱暂停一日,以昭敬谨之意云。(19)


 


    此后,《申报》每年都报道冬至朝贺并停公的消息。(20)从历年报道中得知,上海道、县各属官员一般在冬至晨五鼓齐诣西门内万寿宫(21)举行朝贺礼,先期有牌示,同时知照租界当局停止公共公廨谳案一日。《申报》每年报道。耶。稣诞辰,也必细述西国机构(如领事衙门、银行。)以及海关、会审公廨的休息日安排,从放假来看,“外国冬至”与中国冬至是一样的。《申报》每年。报道冬至消息大多用《令节停公》、《令节停讯》之类的小标题(22),与报道耶稣诞辰最常见的。新闻标题《西节停公》、《西节停讯》几乎一样,有的年份,冬至节与耶稣诞辰的停公消息在同一版。面上前后并列,更可见两节的紧密关系。(23)


 


    “中国冬至节在圣诞节前二日或三日,年年如此。它的外表节目有许多与圣诞节相同,就是冬尽春回冬至一阳生等等,一部分。意义和习俗也有相同之点。所以圣诞节一传到中国,就被称为‘外国冬至’了。”(24)从《申报》的报道来看,这个观察大致不差。一。中一外两个“冬至”,在清末尚处于“你过你的节,我过我的节”的状态,进入民国以后,尤其是20世纪20年代。以后,却出现了“你过你的节,我也过你的节”情况,中国冬至也因此在像上海这样越来越现代化的都市中渐趋。式微了。


 


    民国肇始改从阳历,阴历年、节不被。官方重视,甚至不准民间过年。大概由于这个原因,1912年和1913年的冬至,《申报》没有相关消息。自1914年起,由于袁世凯尊孔复古,北京政府正式定农。历元旦、端午、中秋、冬至为四节,并在这一年冬至举行了民国第一次祭天礼。1915年冬至前,袁世凯的帝制活动也接近高。潮,有人建。议袁世凯在冬至节这一天举行登基大典,这一建议虽然因时间仓促而没有被采纳(25),但是冬至却与袁世凯称帝扯上了关系。其实,冬至古代本也是与君王直接相关的一个日子(26),明清两代更是国家三大盛。典之一,朝廷的庆典与民间。的冬至活动并无关系。(。27)虽然官、民同过冬至节,但是,这个节日在官方实际上就是向皇帝(清末还有太后)朝贺的日子。(28)冬至这天,天子祭天,官员向皇帝行礼,百姓祭祀自己的祖先,中国冬至事实上分为官、民两种过节方。式。也因为这样,官方的冬至节仪会随着政权的更迭发生变化,如清代。的朝贺礼,在袁世凯称帝前后变成了全国性的官方祭天礼,袁世凯死后再不见举行。虽然冬至曾被北。洋政府正式命名为“中华民国冬至节”(29),准予放假以示庆贺(30),但是国民党掌权之。后很快便扫除一切旧节俗,官方也再无冬至节礼。民间冬至礼俗虽然保留下来,但是缺少了官方提供的仪式。感,甚至在官方不许过旧节的禁令下,报刊对冬至的报道也就淡化了。(31)从1927年开始,《申报》再也没有专。门报道冬至的新闻。(32)


 


耶稣诞生,是为基督徒圣诞节


二 欢乐、狂欢的“圣。诞节”


 


    光绪初年的“外国冬至”活动主要局限在旅沪西人社群中,《申报》的例常报。道大多关注放假日期,对旅沪西人如何过节仅有“悠游数日”、“。相与燕饮为乐”、门插冬青、柏树枝、悬旗等简单的介绍。较为详细的庆贺情况首见于188。4年对跑。马活动的报道,新闻中特别指出这是“寓沪各西人”的遣兴之举。(33)从1888年首次对教堂。耶诞弥撒的详细报道中也可看到,参加宗教活动的主要是西人。(34)光绪中叶以。后,华人参与过节的情况逐渐增多,如1892年耶稣诞日适逢礼拜日,“是以租界中益热闹非常,凡执业于各洋行者莫不采烈兴高,一骋其车水马龙之乐”,比中国新年更显繁盛。(35)租界的大部分人口为华民,租界过节如过中国新年般热闹,显然是华人“执业于各洋行者”以及一般居。民一起庆贺的缘故。教堂弥撒礼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信徒参与,“教中人”、“入教者”、“中西教友”之类的称呼屡见于新闻之中。1896年耶稣。诞日,南市董家。渡天主教堂的弥撒礼吸引了附近入教者数千人之多(36),新北门外大天主堂也是中西教友麇集,教堂门前车水马龙,络绎不绝。(37)1898年耶诞日,到虹口南浔路天主堂瞻礼的。教中士女多至三千余人,“。不可谓非一时之盛事也”(38)。而在十年。以前,教堂的弥撒礼还主要是西人参加,到会人数不过数百。(39)


 


    “初十日为中国冬至,马车络绎前赴张园者不知凡几。昨日为西国冬至,马车络绎前赴张园者又不知凡几。中国人真不肯辜负良辰佳节哉!”(40)这是1909年的情况,可见在清末的上海,外国冬至已如中国冬至一样热闹了。民国以后,庆贺耶稣诞辰的热闹气氛逐渐弥漫至一般社会生活中,而“外国冬至”这个缺乏宗教意味的中国。俗称,却逐渐向宗教味极浓的“圣诞节”演变;另一方面,其宗教内涵又渐渐地被“欢乐”、“幸福”乃至“狂欢”这些世俗旨趣取代,原本纪念耶稣诞辰的宗教节日,遂变为许多上海人最愿意花钱取乐的“狂欢节”。


 


    耶稣。诞辰纪念的世俗化,与教会组。织自身的改变有关。(41)在上海,中华基督教青年会的世俗化努力最见成效,它所举办的耶稣诞辰纪念活动,宗教意味并不显著。1913年平安夜,青年会请费吴生演说热度之升降,并当场用各种电机做试验,演示给大家看。(42)1915。年耶诞前两晚,青年会在四川路总部连演文明新剧《基督与世界万国之关系》(43),内容与宗教有关,而形式则是世俗的新式戏剧。1917年12月23日,青年会夜校的耶稣圣诞庆祝会与冬季学生同乐会合并在一起,来宾多达七百余人。同乐会除了演讲“耶稣圣诞为世界最快乐之日”的道理之外,还请人演奏丝竹国乐,并演滑稽新剧,又有“圣诞老人”与。校长一起分发礼物,最后才是演出耶稣圣迹故事。(44)1922年平安夜,青年会的演出单中有新旧戏剧、音乐、滩簧以及各种游艺,而且活动也移到了城内的九亩地新舞台(45),这已经很像是普通单位的迎新游艺会了。


 


    清末上海较大规模的弥撒活动一般都在教堂举行,从《申报》的报道看,整个过。程庄严肃穆。民国以后的教堂庆贺有了新的变化,1913年慕尔堂的欢祝耶稣降生大会虽然以《圣经》与唱诗为主,但是已经添加了钢琴独奏、双人小提琴合奏,牧师演说寓。言一。则,竟然“滑稽可喜,合座为之粲然”。(46)天安堂在1915年12月24日。一早举行“圣。诞节同乐会”,除了宗教演说之外,还安排了幻术和滑稽表演,另有茶点供应。(47)庆祝活动。也越来越社会化,教。会组织经常在圣诞前后组织慈善活动(48),教会学校也加。入庆祝行列。(49)


 


    进入20世纪20年代,圣诞庆祝活动已经越出教会组织和西人社群,成为上海人普遍参与的一个欢乐的节日。诚如青年会的吉尔达所言,圣诞老人“往昔只临泰西各地,近乃欣然与中华人士相。接,其所得之待遇,日形隆盛而。新奇”。由于中国人参与圣诞盛典的热情极高,而各教会机构。的圣诞庆祝形式。“较往昔更为。新颖而繁多”,青年会的干。事费吴生。便专门制作了上海各教堂和教会机构的圣诞庆祝安。排,以供市民按图索骥参加活动。吉尔达特别提到,并不属于教会的南洋公学和复旦学校的学生,竟然自行举办圣诞庆祝活动,被认为是破天荒之举。(50)由于圣诞庆贺影响到中国、印度、日。本等国,“所以基督圣诞四个字,似乎已经弥漫了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心坎,真可称得起‘普天同庆’了”(51)。西方庆祝耶诞。的一些民俗也渐渐传到东方来了,比如“圣诞礼盒”(Christmas Box)、“圣诞树”(Christmas Tree)、“圣诞叟”(Santa Cl。aus)和“圣诞片”(Christmas Card)等等(52),非基督徒起而效仿,圣诞卡尤其流行,人们“纷纷以圣诞卡片分赠。亲友者,其言曰‘愿尔有快乐之耶稣圣诞节’(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或有加言‘愿尔有安乐之新年’。(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53。)。“Sant。a Claus”则逐渐成了圣诞节的标志。《申报》第一次提及“圣诞老人”是1917年12月25日《青年会夜校开会记》一文,此后也称“圣诞老翁”、“圣诞叟”、“圣诞老”、“散克特老师”、“圣诞老公公”,20年代末以后,除了“圣诞老公公”偶尔一见,基本上都叫做“。圣诞老人。”。头戴长帽、一把大胡子、身。材矮胖、笑眯眯的圣诞老人形象也被画图绘影印于报端。1920年的“申报星期增刊·圣诞号”就以圣诞老人的形象作为刊头画,1922年的“申报耶稣圣诞增刊”(THE SHUN PAO CHRISTMAS EDITIO。N)刊头右首也是圣诞老人形象,这一年的这个。形象几乎成了此后《申报》广告中所有圣诞老人形象的模板。30年代以后,圣诞老人已近成了圣诞节的“形象代言人”,大量的冬节和圣诞礼品用他作为广。告形象。这个给人们带来礼物、欢乐的圣诞老人也成了圣诞节“欢乐化”的象征。事实上,至少在上海这个地方,圣诞节确已从一个宗教节日演化成了一个快乐乃至狂欢的节日。



0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