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历史风云网

我们的礼学研究与未来的设想

河洛历史风云网 http://www.toenjoy.cn 2019-06-11 02:41 出处:网络 编辑:
相关专题: 祭祀礼仪






  蒙《中国哲学年鉴》给我这个机。会来谈谈我们礼学研究的情况,倍感荣幸。我以为,目前中国学术界的礼学研。究既处在一。个非常难得的恢复期,又处在不知何去何从的摸索期和混乱期。


  数年以来,经学。研究逐渐得到各领域学者的重视,特别是礼学。研究也越来越成为一个焦点领域,其中有这样几方面的因素和力量:第一,在现代。中国学术界,虽然经学一直处在相当边缘的位置,但相关的古典文献研究从来没有彻底中断,这一条活的学脉构成了今天激活礼学研究的直接源头。;第二,现代中。国学。术界的发展已经使很多学者越来越认识到,必须把传。统的经学纳入到现代学科体系当中,否则就不可能全面继承中国的文化遗产,而礼乐文明又是其中最核心。的部分;第三,在对西方思想有了更多、更深入的认识之后,中国学者也能够对自身的文明定位有更多的自信,可以更全面、更系统地审视礼乐文明在世界文明体系中的独特位置;第四,中国社会文化对复兴国学的需求也刺激。了对礼学的更全面研究。


  近几年来,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相继成立了礼学中心,但侧重点各有不同。浙江大学礼学研究中心。继承了沈文倬先生的礼学研究传统,而沈文倬先生又是晚清民国的经学大师曹叔彦先生的及门弟子,所以浙江大学的礼学研究有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其正在编辑的《中华礼藏》也必然会对以后的礼学研究提供重要。的文献基础。彭林教授主持的清华大学礼学研究中心是近些年非常活跃的一个研究机。构,其所申请的《仪礼》复原等几个重大项目,特。别是召开的数次礼学研究大会,对于全国范围内的礼学研究有着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新近成立的中国人民大。学礼学中心方兴未艾,应该也会有所作为。


  我们从2009年开始组织礼学相关的学术活动,到2014年正式成立北京大学礼学研究中心,挂靠在北大哲学系下面,希望能够以此整合北大各个学科当中。的礼学研究人才,成为一个跨学科。礼学研究的支持平台。相对而言,北大的礼学研究最大的优势在于跨学科、人才多,可以在更丰富的层面上展开不同角度的礼学研究。本文就把我们礼学研究的一些。不成熟的思路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当然,由于北大礼学研究分布在哲学、历史、中文、社会学、法学等许多学科,礼学中心虽然挂靠在北大哲学系,本文所谈的尚不能代表中心所有。成员的。想法,但可以看做是我们发起成立礼学中心时的一些思路,也希望用这个思路来与北大和全国各领域礼学研究的朋友们相交流和切磋,以推动我们更好地认识中华礼乐文。明的实质精神。



正在抄录的《丧礼郑氏学》


  2007年,我研究。中国自杀问题与家庭伦理的人类学著。作《浮生取义》最后完稿,当时就感到,下一步应该关注中国文化中的礼。于此同时,我也正在进行奥古斯丁基督教思想的研究,这项研究也使我体会到,中国文化不同于西方宗教的,应该就在于礼乐文明,同时也模糊地。意识到,在各种礼目当中,最值得关注的就应该是丧礼。于是,我对现实社会中的丧礼和传统丧礼著作都开始关注,并逐渐体会到丧服在古代礼学中处于最根本的位置,在礼学最发达的魏晋和清代,丧服研究都是非常核心的。但包括丧服在内的礼学都极其繁琐复杂,很长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2008年和2009年秋季学期,李猛、周飞舟、黄春高三位老师合开了两次中西传统社会比较研究的课,主题分别是封建和国家,到2011年春季,我加入到他们三个当中,四。个老师合开了第三次中西传统社会比较课,这次的主题是伦理,焦点集中到西方的家庭制度和中国的人伦关系,通过丁凌华、丁鼎、林素英等先生的著作。[1]对丧服体制有了一个初步的理解,特别是张寿安先生的著作《十八世纪礼学考证的思想活力》一书[2]帮助我们找到了切入礼学思想的入手点,即通过考察一些重要的学术或制度争论来进入到礼学思想的内在脉。络。与此同时,我带着学生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将《明伦大典》点校了一遍,并指导几个学生就明代大礼议的礼学实质,写了几篇论。文,意识到大礼议一方面关系到对皇帝的礼身份的理解,另一方面是对丧服中为人后之服的理解。[3]前者需要更多制度。史的研究,而后者。则推动着我们更深入地去研究丧服,为人后之服、嫂叔之服等等,正是张寿安先生帮助我们找到的几个入手点,而吴检斋先生对至亲以期断和加隆之服的研究,也帮助我们找到了研究丧服原理的最初思路。此后我们也翻看了《通典》中的丧服部分,其关于丧服的争论是相当细微和深入的,堪与西方法律中的案例相比。[4]


  也是在2。011年春季的课上,在翻检历代丧服著作时,我们注意到《续修四库全书》中有一部厚厚的《丧服郑氏学》,与我。们当时在用的胡竹?《仪。礼正义》中的丧服部分。比,要精当很多。这是我注意到张闻远先生著作的开始。此前,我们读过曹叔彦。先生的《礼经学》,已经感觉很适合初学礼学者使用。而张闻远先生的这部《丧服郑氏学》,是专门针对丧服的著作,深入很多。于是,我在。2011年秋季在哲学系开了一门课,专门读《丧服郑氏学》,并开始着手点校此书。没有想到的是,一读就读了整整两年。而与此同时,周飞舟老师也在社会学系带着学生读这部书。我们在2013年把《丧服郑氏学》读完第一遍,我也把这部书粗粗地点校完了。2014年春秋两个学期,我和周飞舟再次合开一门课,将此书又读了一遍,读第二遍的时候,我们发现了许多以前没有发现的问题,对丧。服人伦作为礼学之本也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一边读《丧服郑氏学》,我也开始更全面地收集闻远先生的佚文和著作。几年之间,我从各个。渠道找到了他在南菁书院时期的课艺九十多份,其中颇多有分量的。经学文章。因为他的《茹荼轩日记》分别藏在上海图书馆。和复旦大学图书馆,在上海的孙帅。博士找了上海的许多同学抄录日记。而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孙帅和正在复旦。大学图书馆古籍部做助管的林振岳发现在王欣夫先生留下的藏书中有四巨函古籍,仔细一看,原来是早被认为佚失的《丧礼郑氏学》钞本三十七册四十四卷。王欣夫先生在三十年代曾经准备刊刻此书,刚刚刻出十卷,就因资金不足和抗战爆发而中辍。欣夫先生携十卷蓝印本到复旦图书馆,现在没有想到,《丧礼郑氏学》竟然还在世上。此后,林振岳又在扬州雕版。博物馆找到了此书十卷的刻版。目前,扬。州雕版博物馆已经。在整理这十卷残版,列入了出版计划。我们也已经把《茹荼轩日记》和《丧礼郑氏学》抄录下来,准备细细研读和点校,希望将来能够有机会出版。[5]



《丧礼郑氏学。》刻板


  通过对闻远先生二书以及其他相关的丧服著作的研读,我们已经对。丧服制度和学术流变有了初步的把握,但同时也意识到,真正将丧服的思想意义讲透,恐怕还需要很长时间。此间,我们都写了一些关于丧服的文章[6],感到的最大问题是,若是泛泛。而谈,就很难真正深入;但若是进入细节,就。会写成别人都看不懂的过于专门的文章。究竟如何从丧服制度回应更普遍性的思想问题,成为我们礼学研究的一个瓶颈。


  为了能突破这个瓶颈,从。2013年起,我们在另外三个方向上做了些努力。第一,将。一些重要的理论问。题更多地放回到中西比较的框架之下,以期看清楚中国学术讨论这些问题的独特意义在哪里;第二,对民国以来的相关研究做一个更加全面、系统地梳理,看丧服人伦问题对于建构中国思想有哪些帮助;第三,将礼学研究与更大范围的中国思想史问题结合起来。


  丧服之所以成为中国礼学的根本,在于它对人伦关系有非常细致精微的描述,而人伦问题其实是世界文明都必须面对的问题。此前,我和孙帅的。奥古斯丁研究[7]都非常关注西方基督。教对家庭问题的处理,现在为了进一步澄清中西文化在相关问题上的差异,我们对二十世纪西方社会科学的讨论做了一些整理,并试图发现其古典的思想渊源,特别是其形。而上学实质。这样的梳理可以使我们愈益清楚中国经学为什么如此重视丧服,这又来自怎样的形而上学体系,体现为怎样的社会政治建构。在2015年春季,我开了一门课程,比较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第一卷和《大学》,两个文本都处理了家庭和国家的关系、人性。与政治的关系、治国与理财的关系,以及作为至善。的文明理想,等等,很多地方是相通的,但又呈现出非常根本的不同。通过这门课,我和学生们对相关问题都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我们越来越意识到,深入的中西比较,始终是我们继续深入研究不可或缺的方。法。完全抛开西方谈中国,是很难真正获得思想上的推进的。


  与此同时,我对当。代两岸学术界的丧服研究做了梳理。关于丧服礼制的断代研究不少,但全面讨论丧服作为文化体系的,则有丁凌华《中国丧服制度史》(后。修订并以《五服制度与法律文化》的书名再版)、丁鼎《<仪礼·丧服>考论》、林素英《丧服制度的文化意义》三本比较有代表性的著作。三本书不仅对丧服制度有尽可能详尽的研究,而且分别试图从法律史、亲属制度、文化体系三个角度给出理论的解释。这代表了现代。学术理解丧。服制度的。三个最重要的努力。随后,我们对民国时期丧服。与人伦的研究也做了一个尽可能全面的浏览。五四以来,对人伦的批判是主流,但还是。有很多学者试图从比较理性的角。度理解传统的丧服制度和人伦安排。王观堂先生对宗法制。起源的研究,瞿同祖先生对丧服与法律关系的研究,刘师培先生对中国伦理思想的研究,刘咸?浴⑴斯獾?⒎研⑼ā⒘菏?橄壬?匀寺椎难芯浚?胗牙肌⒊乱? ⒑伧胂。壬?游鞣秸苎У慕嵌。融故透俪5呐?Γ?乇鹗钦绿?住⑽饧煺?壬?陨シ?贫鹊南执?故停?际欠浅V匾?呐?Γ??绿?住⒂粼?ⅰ⒋骷咎障壬?。囟┫执?シ?逑档呐?Γ?淙徊⒉怀晒Γ?仓档梦颐侨险娑源?;褂蟹牒烘鳌⒐?骼ァ④且莘蛳壬??虼?砹舜游鞣饺死嘌Ю砺劢馐蜕シ?肭资糁贫鹊囊桓龃?场C。窆?庑┣氨玻?匀绾未酉执?宋。纳缁峥蒲У慕嵌日?碛肜斫庵泄?纳シ?肴寺滋逑担?龀隽朔浅V匾?某⑹裕?淙淮。蠖嗝挥泄赜谏シ。?淖ㄊ椋??袢嗽诮?徊窖芯可シ?保?枰?险媲謇硭?堑墓ぷ鳌N颐茄∪×苏庑┟窆?д咛致凵シ?寺椎拇?硇晕恼拢?嗉?墒椋?唇?谌??榈瓿霭妗?/P>



吴飞老师收藏的张闻远先生课艺


  做了对现代丧服研究的梳理以后,我们又将礼学研究的视野向外拓展,特别希望将清代礼学、丧服学的讨论放在更大的思想争论之下来看待。我们特别阅读了张寿安先生的另外一本著作。《。以礼代理》[8],这本书对我们的启发比前一本书还要大。张先生的这项研究,不仅使我们逐渐抛弃了清代只有学术没有思想的论。断,而且将前面所读的《丧服郑氏学》、《丧礼郑氏学》,以及南菁书院诸公的研究,在清代思想的脉络中找到了一个位置。我们循着张先生给出的脉络,对戴东原、程易畴、?R次仲、阮芸台、焦里。堂、段懋堂、张惟彦、曾涤生、夏韬甫、陈兰甫、黄薇香、黄元同的相关论述多有浏览,对于曹叔彦、张闻远为什。么以那样的方式研究礼学,特别是丧服学,也有了更多理解,于是,清代礼学思想的线索已经逐渐清晰,其在思想上与汉宋之学的关系也慢慢呈。现出来,而晚清汉宋兼采之学经由张香涛与西。学发生关系的脉络也逐。渐显豁。至此,我们的团队对于如何在哲学系继续礼学研究,已经不再像五年前那么茫然不知所措了。


  今后礼学研究的大致思路


  经过八年多的摸索,我们已经对更深入地理解礼乐文明。有了一些眉目,今后的研究应该。会在这个思路当中不断修正和拓展。在此处,我谨略陈我们的思路,以期得到方家的批评与指教。


  百年来中国哲学思想的整理已经有相当可观的成。果,但最大的问题是,由于五四时期对人伦纲常的全面批判,现代学者,特别是哲学家多不敢言人伦,这构成了理解中国思想传统的巨大障碍,使中国传。统的社会政治哲学始终难以找到现代的言说方式;而郭沫若等。先生所构造的社会发展架构,且不。论其本身的诸多问题,最大的困难在于没有一个哲学性的思考基础。我们认为,这里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在于,如何理解礼学的哲学基础,以及这个哲学基础与西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